清水一方舟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殿堂
  • 4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極/冰結同人誌》試閱─下午茶組(正式版)




  我有兩個爸爸。
好像一般人……或狗?不管哪種生物都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吧?
總之,我有兩個爸爸。不是狗狗喔,是人類。當然不是他們生我的,正確來說是爸爸一號從寵物店把我買回家。
那個時候我才八個星期大。(是一個把我從籠子裡拿出來的姨姨說的)
不過爸爸一號才買我不久,就把我丟在一個看起來很高級的地毯上,人就這樣走出去了。
接著爸爸二號走出來的時候差點踩到我,之後又發生了一些些事情,我記不太清楚了。反正後來爸爸二號就帶著我坐飛機之後還和一大群很強壯的男生玩好好多刺激的遊戲,還有一些黑黑的液體*從他們身體噴出來喔。
最後爸爸二號跑到不知道哪裡找爸爸一號,然後逛街……應該是逛街吧?吃了好多冰淇淋。
雖然很好玩啦,但是回家之後拉肚子了……
 
※   ※   ※
《1》
今天爸爸一號說爸爸二號要從義什麼的(我忘記了)回來,大概晚上才會到,所以要先帶我出去散步,他抱著我說如果沒先帶我出去散步我又會大吵大鬧,而且爸爸二號回來的時候大概也不能帶我去散步了。
我先說喔,我才不會因為爸爸不帶我出去玩大吵大鬧!我很乖的!
……偷偷咬他的褲子應該不算吧?
「汪!」
爸爸一號笑著摸摸我的頭,餵我一塊小餅乾吃。抱著我到玄關後,才放我下來自己走。
其實我不討厭爸爸一號,雖然他之前把我丟在爸爸二號那裡,兩個人之後見面還大吵一架,爸爸一號還害爸爸二號拿我威脅……因為爸爸一號不替爸爸二號開門。
說到這個,爸爸二號抓住我脖子的時候不會痛呢,但是他叫我要叫。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還是乖乖的叫了,對了,那時候爸爸二號的表情有點恐怖耶……
即使如此我還是不討厭爸爸一號的,他很疼我還會買好多好吃的餅乾和聽說很貴的玩具給我玩。
但是我討厭爸爸一號帶我回很大的家,那裡有一隻很討厭的白色母狗狗,她好兇喔……女生應該溫柔有氣質才對啊!像有巧克力味道的家的J媽媽就好溫柔喔。
「茶杯,你走過頭了,回來!」
我回頭看著對我揮手的爸爸,汪了聲跑到他身邊。
「已經走過好多次了你怎麼還記不得路?這樣等阿心回來你怎麼帶他到公園散步啊?……雖然我不確定阿心會不會帶你來散步啦。」爸爸一號拍拍我的頭。「明天我要工作咧,阿心一定會氣死……爸爸二號應該不會在兒子面前打老公吧?」
我抬頭看了看爸爸。
我從沒看過爸爸二號打爸爸一號咧,但是每次爸爸二號從很遠很遠叫什麼義的地方回來的時候,爸爸一號只要不陪爸爸二號,他就會不高興。我知道喔,爸爸二號之前有偷偷去找別的女生,就在第一次被爸爸一號丟掉的時候。
之後好像還有幾次,不過我忘記了……是真的忘記的!絕對沒有隱瞞爸爸一號的意思喔!
啊!說到這個,我剛剛想起來,爸爸一號常常禁止我吃叫巧克力的東西。
但是那個很好吃的啊,而且我常常看見巧克力叔叔在偷吃,真的是偷吃喔,被好溫柔的J媽媽看到,J媽媽都會叫巧克力叔叔不要吃那麼多。
這讓我想起來,上次有個好漂亮的大姊姊帶我回他家去玩的時候有餵我吃呢。
雖然回去的時候爸爸一號臉白得像豆腐一樣,邊抱著我邊打我屁股,「我不是告訴你一個月只能吃一次!還偷吃!還對著那個該死的Hugo搖尾巴!」
之後爸爸二號帶著熊手下去廁所,回來的時候熊手下的臉多了好多顏色。
我猜爸爸二號應該會一點那個……那個……彩妝?可是我覺得熊手下之前的樣子比較好看耶?
我是不會說爸爸二號不適合當彩妝師或是美容師的喔!
……雖然我真的認為熊手下之前那個樣子好看多了。
 
我邊想邊跟著爸爸到公園。才剛走到公園而已,我就看到上次和我一起玩的狗狗朋友。我沒理爸爸一號噗地就衝了出去和牠玩成一團。
我記得,他的名字叫香檳……應該是香檳吧?
我們抱在一起滾了好幾圈,毛沾了一點灰塵。沒關係,回家之後爸爸會把我洗乾淨。
香檳是好久以前遇到的狗狗,自從我從義什麼的回來,爸爸一號因為沒時間照顧我所以把我放在有巧克力味道的家,之後回來散步都沒有遇到香檳了,今天能遇到我有好多問題想問喔。
我趴在香檳身上問牠:「今天是嬌嬌爸帶你出來嗎?」
香檳順了順牠的毛和我說:「不是,是主人。嬌嬌今天睡好久,主人叫我不要吵他。」
主人是什麼?
我頭偏向一邊,「主人是媽媽的意思嗎?」
我好像沒聽過這個詞耶?主人是什麼啊?為什麼叫主人?我們不是只有爸爸或媽媽嗎?雖然我只有爸爸但好歹也有兩個?
「不是。」香檳一轉把我弄到地上,還好我反應快才沒有跌下去。「主人就是……」
「是什麼?」
「就……」
「就……就是很厲害的人!」
「很厲害的人就叫主人嗎?那爸爸二號也是主人嗎?」爸爸二號很厲害喔,每次手上拿著一個小小黑黑的東西,手指只要按幾下就會發出碰碰的聲音,然後前面的人就會倒下去還會流出黑黑的水,所以爸爸二號是主人嗎?
「才不是!主人就是主人啦!」香檳不高興地大叫,還跳了兩下。
「很厲害的人不是主人嗎?可是爸爸二號很厲害啊!」
「主人是主人!爸爸二號是爸爸二號!不一樣!」香檳叫了兩聲,突然動了動耳朵,然後很驕傲的坐得挺挺的,抬高下巴,側過頭對我說:「你看!那就是主人!」
我動了動耳朵,跟著望過去。
咦?
「是大姊姊││!」原來大姊姊就是主人啊!
我上下跳了兩下,像火箭一樣快地飛奔過去。
「才不是大姊姊││!」香檳突然撲了過來,我們兩個滾了好幾圈,香檳還偷打我的頭。「主人和大姊姊不一樣!你多久沒出來腦袋都傻了喔!」
「是大姊姊啊!他之前還餵我吃好吃的巧克力餅乾喔!」我把牠從身上推下來,想跑過去找大姊姊,我相信大姊姊也看到我了,你看他還對我招手!
「汪!」
我正要跑過去的時候,後面傳來急促的聲音,我動了動鼻子聞到爸爸一號的味道,「茶杯過來!誰准你過去了!快給我回來!」
我頓了一下,香檳突然趴在我身上,跟我說:「你看,你爸爸一號不高興了。」
「他常常這樣啦。」我吐了吐舌頭。「上次大姊姊餵我吃巧克力餅乾的時候他也很生氣喔。」
「主人和嬌嬌從來沒餵我吃過。」香檳蹭了蹭我的毛,看來他已經懶得和我爭辯主人和大姊姊的不同了。「味道怎麼樣?好不好吃?我下次也要叫嬌嬌買給我。」
「很好吃喔,香香的,而且吃了之後會好有精神喔!」一想起那個味道就覺得好想再吃一次喔,可是爸爸一號都不太准我吃,有時候還會故意忘記餵我吃一個月才有一次的巧克力狗餅乾。
「我一定要叫嬌嬌買給我!」我和香檳又玩在一起,雖然我也想去找大姊姊但是我看跑到我旁邊的爸爸一號好像不太高興,眼睛發直地瞪著大姊姊。我好少看到爸爸一號這個表情喔,雖然每次和爸爸二號吵架,爸爸一號都會生氣,但是這個生氣和那個生氣好像不太一樣?我也不太會說,反正爸爸就是兇兇地看大姊姊就對了。
再說,香檳好像也不太希望我去找大姊姊,是因為大姊姊不餵牠吃巧克力餅乾嗎?
「嗨。小公主。」大姊姊還是帶著那頂毛線帽,和大大的眼鏡,雙手插在黑色外套的口袋裡面,走過來和爸爸一號打招呼。
爸爸一號和大姊姊是朋友?可是爸爸一號之前邊打我邊說該死的Hugo?好朋友應該不會說對方該死吧?
「你怎麼會在這裡?」爸爸看起來好生氣,拳頭都握得緊緊的,手還微微在發抖。
「嗚!」我被香檳推了一把,在地上滾了半圈,仰躺在地上。「偷襲是犯規!」我推了推趴在我身上的香檳。
「誰叫你不專心!」香檳兩著腳壓在我的肚子上。「……欸,你家爸爸看主人的眼神好兇喔。」
「對啊。」我動了動,頭歪著一邊露出舌頭看著大姊姊,大姊姊瞄到了還對我勾了勾嘴角。
爸爸二號,為什麼你不娶大姊姊啊?他會餵我吃巧克力餅乾耶。而且我覺得,比起爸爸一號大姊姊更適合你耶……啊,我絕對不是說爸爸一號不好喔!
「茶杯你竟然對他裝可愛!有沒有搞錯啊!你知道你之前被他綁架嗎?天啊……你這傢伙真的很愛認賊作父,之前阿心還帶著你到處殺人你還乖乖跟著他當小幫手!現在你還……」爸爸一號突然住口,好像想起來大姊姊在旁邊。
「認賊作父,嗯?」大姊姊插在口袋的其中一隻手動了動。爸爸一號緊繃著身體,戰戰兢兢往後偷退一步。
就在大姊姊手要伸出來的時候……It's a state of bliss, you think you're dreaming一串音樂跑出來,爸爸一號把手機拿出來的同時,大姊姊也把手抽出來了!
 
爸爸大退一步!
 
大姊姊拿出來的是──
 
──震動著的手機!
 
咦?爸爸為什麼要退一步啊?
「怕什麼?」大姊姊勾著笑問爸爸,然後爸爸也扯出一個笑回:「沒有啊。」
他們兩個同時接起電話,不過爸爸一個人側過一邊,邊聽眼睛還邊瞄大姊姊。
爸爸,如果你外遇的話爸爸二號會不高興喔。
……我也會不高興的喔。
大姊姊在講電話的時候還直勾勾地盯著爸爸一號。
「他們是不是怪怪的?」我推著在我身上的香檳,好重喔。
「主人才不會喜歡你爸爸啦,嬌嬌比你爸爸好!」香檳用舌頭順了順我的毛,我趁機用前腳把他翻過去!
我正要反擊的時候爸爸突然大叫:「天啊──!阿心,你知道我看到什麼嗎!Hugo的狗竟然誘拐我們家兒子!牠竟然舔牠││!天啊,玩在一起就算了,他竟然偷拐我們家茶杯!我不要和Hugo成為親家!我不要當那隻狗的岳父!我絕對不要和Hugo當他媽的親戚──!」
「……在?我和茶杯在跑馬地,你知道嗎?那附近的公園……等等,你到香港咧?你不是說晚上才到的嗎!?我本來想去接機的……」
爸爸一號又開始說不停了,我想這一時半刻應該停不了吧?大姊姊都已經說完了,爸爸還沒說完,還一直和爸爸二號說話。不過我聽到爸爸二號已經來這邊了好高興喔,忍不住在地上跳了兩下。
大姊姊好像也知道爸爸一時之間停不下來,朝我這邊走了兩步,蹲下來伸出手摸摸我的下巴。
「嗚……」我乖乖地轉過去,趴在地上和大姊姊玩。
大概幾秒鐘吧,爸爸的聲音突然沒了,我覺得好奇怪,歪著頭努力地朝爸爸那邊看過去。
大姊姊的手也停下來了。
好可惜喔,爸爸二號常這樣和我玩耶。
爸爸一號的嘴張得好大好大,上下開合了好幾秒鐘,香檳都跑到大姊姊旁邊蹭了好幾下,爸爸還是張著好大好大的嘴。
「汪?」我對著爸爸叫了一聲。
「天啊天啊……阿心,我……我沒事,我沒被Hugo槍斃掉好嗎,我只是太驚訝了……Hugo今天沒帶手槍……應該……但……他、他……他誘拐我們家兒子……」爸爸面如死灰,嘴唇顫啊顫,「茶杯過來,你不過來我就把你丟去方糖那裡,你想要這樣嗎?」
方、方糖?
方……方糖!
那個大大的家的母狗狗!
不要!我絕對不要!
方糖好兇喔!一點都不像女生!而且還會把我使喚來使喚去的,根本一點都不尊敬我這個哥哥!我絕對不要!
我立馬滾了半圈,爬起來跑到爸爸旁邊,蹭他的腳。
「嗚嗚……」我不要去方糖那邊,就算那個叫A什麼什麼的大狗狗很好我也不要去,A大狗狗最後還不是被爸爸的哥哥使喚來使喚去的,比我還沒尊嚴,我才不要去咧。
「我對那短腿的臭狗沒興趣。」大姊姊說完之後就摸摸香檳的頭站起來,「回去了。」然後真的就這樣走掉了!
短腿!?
臭狗!?
短腿的臭狗!?
我、我是……短腿的臭狗?
我受到了重大的打擊,我看看自己的腳,很、很短嗎?
有那麼短嗎?短到大姊姊討厭?
可是爸爸說很可愛的啊……莫莫也說很可愛啊……
「嗚……」我用鼻頭蹭蹭爸爸的腳。「沒有很短吧,沒有吧!」
可能我叫得有點大聲,附近的狗狗都轉過來看我。
「看什麼看!」我朝他們大叫,沒看過短腿嗎!怎樣!短腿有錯嗎!你們這些腳比我長的都走開啦!
爸爸一號看了我好一陣子,說:「……阿心,我們家兒子好像心裡受創了?」他摸著我的頭,把我抱起來,一隻手拿著手機和爸爸二號講電話。
「汪汪!」爸爸二號快回來和我玩,我……我被大姊姊嫌棄,我……我好想你喔爸爸二號,快回來和我玩!
「好啦好啦……阿心你現在在哪,我和茶杯去接你?之後再去吃晚餐?還是你累了要先回家?」
我趴在爸爸一號身上,打了一個大哈欠。我的腿才不短,我相信大姊姊一定是因為怕爸爸誤會才這樣說的,絕對不是因為我腿太短才會……
嗚……越想越難過。
「茶杯,你爸爸二號說十分鐘之後就到了,我們在附近晃晃等他好不?」
「汪!」我立刻打起精神回應他。
十分鐘耶!十分鐘!
好像很快的樣子?
應該很快吧?
很久的話爸爸一號應該會自己先去找爸爸二號吧?
所以應該很快才對!
再十分鐘就可以見到爸爸二號耶!
只要等十分鐘就可以見到爸爸二號囉!
……十分鐘到底是多久啊?

 
 
「茶杯哥……這隻狗非等閒之輩啊,這樣和他打的話,實在是……」
看見熊手下退卻了,那隻狗哼了聲,更靠近熊手下,還張嘴露出大大的牙。
哦,被咬一定很痛……
「汪汪!」你陪我出門不就是要保護我嗎!實在太沒用了!竟然才到第一關就退卻,你、你……你不配當爸爸二號的手下!
「茶杯哥,不要生氣,我會想辦法的!就算我會死在這裡也絕對讓您安全離開!」
熊手下,你這句話又感動了我,可是你死的話,很丟臉耶,這樣我在道上還混的下去嗎?而且你還是被比你小隻的狗咬死,實在太丟面子了,爸爸們也絕對會以此為恥的。
再說,這樣我怎麼配當你的大哥呢?
「汪!」
我趁臭狗的注意力被熊手下抓住時,奮力跑過臭狗身邊,轉彎跑進巷子裡,找到高大的垃圾桶……好臭!沒想到一靠近之後更臭了,好想直接昏倒。
我努力忍住想跑走的衝動,整個人往垃圾筒撲上去,垃圾桶倒在地上,那些髒髒臭臭的東西跑了一大半出來,好噁心!
我的天啊。

  我用前腳把東西勾出來,有些東西還軟軟黏黏的,我快吐了。
終於在我努力不懈的翻找之下,我在裡面找到了大大又硬硬的東西,我吐吐舌頭,忍著噁心把它咬住,接著用我最大的速度跑回去救熊手下!
「茶杯哥!」熊手下看見我露出驚喜的表情,我不得不說,熊手下整個處於弱勢啊,看那隻臭狗多得意,竟然咬住熊手下的褲管!
臭狗顯然也瞄見我了,但是我在他來還不及放嘴的時候衝過去朝他肚子一撞!
「嗚嗚……」牠發哀鳴,倒在一邊,熊手下則踉蹌地倒退兩步。
我呢?
我頭痛、下巴痛到好想倒地翻滾,果然咬著東西又去撞狗果然不對。
但是我如果就這樣子倒下,那我忍著臭和噁心把這鬼東西咬過來不是白費了嗎?
我搖搖晃晃地走到熊手下身邊,把噁心的東西放下。
「汪!」熊手下果然聰明,馬上蹲下來聽我的指示。
我用腳推推那東西,熊手下立馬撿起來打量一番。
「茶杯哥……難道您是要……」我們倆同時盯著站起來的臭狗。
「汪!」沒錯,就是這樣,我知道你曉得的。
「茶杯哥,您果然英明啊,不只觀察入微,還絕頂聰明,熊仔我果然跟對狗了!」
「汪!」這是當然的,不然我怎麼當你大哥?夠了,別再我拍馬屁了,快點執行!
「是的!茶杯哥,小的我馬上就遵照您的只是去做!」熊手下自信滿滿地站起來,用力地往前大跨一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