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一方舟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殿堂
  • 4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冰同人改篇小說:《Hold Me Tight》皚心皚&HG合本預購

無冰同人改篇小說:《Hold Me Tight》皚心皚&HG合本預購

(封面後補)

名稱:Hold Me Tight

CP  :陸皚X駱心南(互攻)
   高曉X陳嬌

作者:雨褵
   得了沒阿嬌會死的病的桌子

畫者:妍璃
   九日

頁數:200↑↓
 └收錄篇章:Sometimes I think I glimpse eternity(陸皚X駱心南)
       我的阿嬌哪有這麼可愛(高曉X陳嬌)

售價:300NT / 75HKD

取向:女性向
   R18有

插花:葦

預購限定
特點:短篇小說兩篇




*** 文案 ***




Sometimes I think I glimpse eternity的文案:

『公主,阿心他昨晚中槍……我們都以為阿心會像之前那樣……一定會撐著回基地包紮,但是他一到車上就昏迷不醒,到現在都還……』

天啊……天啊……

怎麼會這樣?

他不過是想告訴阿心自己大概沒辦法履行下個月到意大利的承諾,為什麼會聽見這樣的消息?

陸皚坐在前往意大利的頭等艙上,雙手交叉緊握抵著額頭,全身縮在椅子上,發顫的嘴唇貼在兩拇指之間。

「阿心……阿心……求你,不要……不要讓我看到你的……」

你的屍體。

拜託,別再讓我經歷一次即將失去你的痛好嗎?
 
 


我的阿嬌哪有這麼可愛的文案 :

什麼?
要我寫文案!?
對不起我還在含著血淚趕稿。
但是絕不天窗!
 






*** 試閱 ***



Sometimes I think I glimpse eternity
部份試閱:



他很有耐心地等著,通常阿心不會這麼快接他電話,總是等個五秒、六秒,裝作很無所謂的樣子,然後不吭一聲地慢慢接起電話,等著他開口。

他知道這是阿心的小彆扭,其實他在意的要死。

他等,等了十多秒,手機傳出機械的女音,他掛斷電話,不死心地再打一次,結果仍是如此。他握緊手機,手心冒出細細的汗水。

沒事的,阿心一定是和柳丁們出去喝酒,場內太吵雜他沒聽見,要不就是喝醉了沒辦法接電話。

對,阿心一定是去喝酒喝醉了……

他安慰著自己,手卻是顫抖地按下撥出鍵。

茶杯看他這樣慌張,突然掙脫他的撫摸,跳到他身旁汪汪叫。

他知道是自己太緊張,撫摸的動作越發粗魯,所以小兒子在抗議了。

他沒在意茶杯的叫聲,連牠什麼時候閉嘴、跑回原本的位置睡覺都不知道。

他只在意手機第二次出現的機械音。


撥出第七通的時候,他開始祈求阿心真如他所說是喝醉了,或沒聽到手機的聲音。

一聲……兩聲……五聲……咖。

電話通了。

照往常,他應該劈哩啪啦丟出一堆話,直到男人不耐煩地說:「你他媽的吵夠沒有。」為止。但是現在他卻只能夠屏住呼吸,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當然,他知道電話那頭的男人絕對不會比他先開口,他保證如果他沒說話阿心絕對可以一直這樣不說話,浪費他的電話費。

「阿、阿心,你那邊現在幾點?」

『哼。』那帶著笑意的哼聲讓他緊繃的背脊放鬆了,他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後面的枕頭上,露出一絲絲笑容對男人說:「我愛你,阿心。」

「我很想你……茶杯也很想你,他剛才一直吵著要我打電話給你,但是現在睡著了。」

『……牠要是真能說話,一定是叫你閉嘴。』

「茶杯才不會這樣說咧,牠一定是叫你快滾回香港。」

『是叫你送他來意大利然後滾回香港。』

「才不是咧,茶杯才不會想到你那邊變成小柳丁們的玩具!」

他和阿心就在電話裡吵著「要是茶杯會開口說話會說些什麼」,明明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卻被他們說得像真的,彷彿下一秒茶杯就會跳起來汪汪叫爸爸。

他覺得這樣很好。

他敢保證阿心也覺得現在這樣很好。聽,他呵了聲。

要是現在他們是面對面、在同一個空間、同一個床上,而不是隔著一支小小的手機的話,他們絕對會接吻,一下、兩下,激烈地吻著對方的唇,吸吮對方柔軟的舌頭,搶著這次該由誰在上面,最後意見不合開始扭打起來,嘴唇和手卻離不開對方超過一秒的時間。接著等到對方累了,自己也沒有那個力氣壓住對方、扒開兩人的衣服,讓小寶貝逞凶。

最後的結果就是,他們只能躺在同一張床上、睡在一起卻什麼也沒發生,當個柳下惠、他媽的坐懷不亂。

「阿心,我剛才打了七通電話給你……你那邊在忙嗎?」他問得很籠統,但男人絕對知道他在問什麼。

黑道會忙的,也只有那個了……

『嗯。』

「你有沒有受傷?」

『幹。』

「我可是在盡老公的本分啊,別忘了你有一半的生命是我的,老婆。」他說著,心裡感覺被填滿了、溢滿著對這男人的愛。

『誰是他媽的老婆?』阿心發出不屑的哼聲,彷彿在說:就憑你也夠格?

「當然是你啊。」他隔著電話笑了出來。「我們結婚證書上妻子欄填的是你的名字啊,阿心。」

天啊!他真的愛這個男人,要是阿心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他一定會……一定會發瘋,殺了害死他的人渣後自殺。

『哼。』

他們之後好一陣子都沒說話,但卻都能夠知道彼此還是持著電話、等著對方開口。

『阿心吃飯囉……你在和公主聊天啊?』

哈雷根本不管他們兩人難得的獨處時間,竟然就這樣硬生生地插進來,還絲毫沒有不好意思,連基本的降低音量都沒有。他原本覺得浪漫的靜默時間就這樣被一個大嗓門給破壞了。

嘖。

『滾。』

看,連阿心都覺得你這機車型超大電燈泡很礙眼。

『哎哎,別這樣看我,老子可是好心提醒你啊……好啦,和公主談完快下來吧,記得把頭擦乾啊,要是感冒了老子生意做不下去就去香港把公主拖過來宰了。』

他倒吸一口氣,完全沒注意哈雷後面那句要把他拖去那不勒斯宰了這句話,他的聽覺彷彿在聽見哈雷說把頭擦乾後就失靈了。

他想像著阿心頭披著浴巾,右手持著手機,左手放在浴巾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擦拭;裸著蜜糖色、結實的上半身站在櫃子旁和他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下半身隨性地穿著膝蓋口破了的低腰牛仔褲。偶爾紅髮上的水滴會落下,幾個幸運的小東西會順著男人的鎖骨下滑,可能滑過胸口、乳尖、腹肌……

「嗚!」他掩著口鼻,發出哀鳴。

他能夠感覺到小陸皚因為他這段想像而慢慢地撐起帳棚,不一會便將褲頭頂得高高,很精神地和他SAY HI。

啊,男人嘛,早上(半夜)難免會有這種尷尬的時候……算了,反正阿心不知道。

『要掛了。』大概是等他說話等得不耐煩了吧,在哈雷走後不久阿心就開口了。

他盯著只硬不軟的小傢伙,嘴唇動了幾下才發現自己根本沒發出聲音。

「啊……嗯……阿心,我下個月有休假,我去找你好不好?」他手撫摸著睡在一旁的茶杯,等著那硬挺的小傢伙軟掉。

『嗯。』

阿心沒再等他多說一句,立馬將電話掛了。怕是再給他一秒的時間他就會說個沒完沒了吧?

還真了解他啊,阿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